全国[切换]
热门城市 ABCDE FGHJ KLMNP QRSTW XYZ
法律快车首页 免费法律咨询 律师加盟热线 : 400-678-1488
您所在的位置:法律快车 > 广州律师 > 郭敬坡律师主页 > 亲办案例 > 案例详情
律师信息
  • 姓名 : 郭敬坡律师
  • 电话 : 180-2234-7618
  • 职务 : 主办律师
  • 机构 :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
  • 证号 : 14401201910090469
  • 邮箱 : guogow@163.com
  • 地址 :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冼村路5号凯华国际中心9楼
郭敬坡律师

微信扫一扫关注郭敬坡

刘某某与某注协考试违规行为处理决定纠纷
作者:郭敬坡发布时间:2019-08-01 来源:浏览量:0

(2018)粤7101行初2140号案一审我方代理刘某某胜诉,二审维持一审判决

【一审概要】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被告对原告“把试题答案抄在纸巾上”这一行为的定性是否正确、处理决定是否适当、处理程序是否合法。

一、原告刘某某“把试题答案抄在纸巾上”的行为是否属于违规行为的问题。

《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应考人员考场守则》第四条规定:“进入考场时,应考人员可以携带蓝色或黑色钢笔、圆珠笔、铅笔、直尺、不具有文字储存及显示、录放功能的计算器等,不得携带手机等通讯设备和电子设备、书籍、纸张、饮品以及其他与考试无关的物品进入考场座位。

……。

”本案中,真如原告刘某某起诉状中所声称的“由于原告当时身体不适感冒流涕,所以文具袋里有一包日常生活用品纸巾”,其携带纸巾进入考场座位的目的只是为擦拭鼻涕,亦属合理行为,为常人所能理解。

但关键在于:当原告刘某某在考试中实施了“把试题答案抄在纸巾上”行为,则改变了其携带纸巾进入考场的合理目的,使原本只用于擦拭的纸巾变成具有书写、记录功能的纸张,而纸张是上述规定不得携带的物品之一。

因此,被告广东省注协将原告“把试题答案抄在纸巾上”的行为定性为违规行为,符合上述规定。

二、被告依照《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违规行为处理办法》第九条  第(三)项  的规定对原告违规行为进行处理是否适当的问题。

《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办法》第十四条  规定:“参加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的人员及组织考试相关人员,必须遵守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的相关规则、守则等,违者按照《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违规行为处理办法》予以处理。

”《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违规行为处理办法》第九条  规定:“考试实施期间,应考人员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监考人员按照本办法第二十二条  规定的程序终止其本场考试,并责令退出考场;由省级注协给予其取消本场考试成绩和不得参加以后连续5个年度注册会计师考试的处理:(一)抄袭或者协助他人抄袭答案或者其他与考试内容有关资料的;(二)以口头或者打手势等方式传递考试信息的;(三)考试开始后被查出携带电子作弊设备、通讯工具以及使用规定以外物品的;(四)交换答题卡、答题卷或者试题卷的;(五)故意损毁答题卡、答题卷或者试题卷,或者将答题卡、答题卷或者试题卷以及草稿纸带出考场的;(六)在允许考生离开考场的时间前强行退出考场的;(七)故意妨碍监考人员履行职责的。

”从《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违规行为处理办法》第九条  的规定可看出,(一)至(四)项属考试作弊之情形;(五)至(七)项属严重扰乱考试秩序之情形。

由此可知,只有应考人员实施了上述七种考试作弊或严重扰乱考试秩序行为的,才应承担“取消本场考试成绩和不得参加以后连续5个年度注册会计师考试”的严重后果。

具体到《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违规行为处理办法》第九条  第(三)项  ,本项所规定的“使用规定以外物品的”是与“携带电子作弊设备、通讯工具”并列的,因此,不能将此项所规定的“规定以外物品”脱离前文“携带电子作弊设备、通讯工具”,理解为“规定以外的所有物品”,而应与理解为“用于考试作弊的物品”。

也唯有如此理解,才能体现出《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违规行为处理办法》第八条  、第九条  、第十条  所规定的对应考人员不同程度违规行为施以不同程度处理结果的合理性。

基于上述理解,如果无法证实应考人员“使用规定以外物品的”是为了考试作弊,则不能将应考人员实施的所有“使用规定以外物品”的行为都一律依据第九条第(三)项的规定进行处理。

本案中,原告刘某某在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中实施了“把试题答案抄在纸巾上”的违规行为,然而,被告在没有证据证实原告实施“把试题答案抄在纸巾上”行为是为了考试作弊的情况下,依照《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违规行为处理办法》第九条  第(三)项  的规定对原告进行处理,显然属适用法律、法规错误。

另外,虽然在《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应考人员违规情况报告单》中的“违规行为描述”栏记载了原告“把试题答案抄在纸巾上,试图带出考场。

”但是,原告违规行为被发现时,距考试结束尚有1小时10分钟,且没有证据证明原告被发现前有离开考场的行为或意图。

因此,“试图带出考场”只是考务人员的主观推断,并无证据证实。

同时,被告在其作出的粤注协〔2017〕40号《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违规行为处理决定书》中也只认定刘某某“把试题和答案抄在纸巾上”的客观行为,并未认定其有“试图带出考场”的行为。

由此可见,被告仅在认定原告刘某某实施了“把试题和答案抄在纸巾上”这一行为,没有证据证明原告有考试作弊或扰乱考试秩序行为的情况下,就对原告作出“取消本场考试成绩和不得参加以后连续5个年度注册会计师考试”的处理决定,明显畸重,不符合行政行为应遵循的比例原则,属明显不当。

三、被告对原告违规行为处理是否违反法定程序的问题。

《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违规行为处理办法》第二十五条  第二款  规定:“省级注协在对应考人员给予不得参加以后连续5个年度注册会计师考试或者终身不得参加注册会计师考试的处理之前,应当报经中注协核准。

”第二十七条第二款规定:“作出不得参加以后连续5个年度注册会计师考试或者终身不得参加注册会计师考试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当事人要求听证的,应当组织听证。

”由上述规定可知,在对应考人员给予不得参加以后连续5个年度注册会计师考试或者终身不得参加注册会计师考试的处理之前,作出处理的省级注协应完成告知听证、组织听证、处理意见报经核准等程序。

且按照行政程序的正当性、合理性原则要求,应是告知听证、组织听证程序在前,报经核准程序在后。

也就是说,省级注协应先完成告知听证、组织听证的程序,听取应考人员陈述申辩之后,再进行拟定处理意见、报经中注协核准的程序。

本案中,被告于2017年11月2日向中注协提交请示,请中注协批复其拟给予原告的处理意见。

2017年12月5日中注协批复同意被告的处理意见。

2017年12月14日被告作出处理告知书,告知原告享有的陈述、申辩及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于2017年12月29日举行听证会。

而之后被告再无就原告违规行为的处理意见上报中注协核准。

由上述事实可看出,被告在处理本案中,是先完成报批核准程序,再进行告知听证、组织听证程序。

也就是说在中注协已核准其处理意见后,再进行听证程序。

这一程序倒置行为,导致听证程序虚化、形式化。

另外,被告在向中注协的请示中认定原告的违规事实是“把试题和答案抄在纸巾上,并试图带出考场。

”而在粤注协〔2017〕40号《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违规行为处理决定书》中认定原告的违规事实却是“把试题答案抄写在纸巾上(使用规定以外物品)”,从而导致粤注协〔2017〕40号《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违规行为处理决定书》中所认定的违规事实与其上报中注协的报请核准请示中所认定的违规事实并不完全一致。

也就是说,粤注协〔2017〕40号《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违规行为处理决定书》中所认定的“使用规定以外的物品”这一违规事实,被告并未上报中注协并经中注协核准。

由此应当认定被告对原告作出“不得参加以后连续5个年度注册会计师考试”的处理之前,并未就其粤注协〔2017〕40号《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违规行为处理决定书》中所认定的全部事实,依照《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违规行为处理办法》第二十五条  第二款  的规定,上报中注协核准,属程序违法。

至于原告在庭审中提出中注协作出的会协〔2017〕62号《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关于对广东省2017年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相关考生违规行为处理意见的批复》中,将原告刘某某的姓名打错,被告无权处理的主张。

现已查明,此批复上的“考生刘X”后的准考证号和公民身份号码均与原告刘某某的准考证号和公民身份号码一致,批复中的“刘X”应是本案原告刘某某,此错误属文书笔误。

因此,原告提出被告无权处理的主张,原审法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被告在处理原告刘某某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违规行为中,适用法律法规错误,违反法定程序,作出的处理决定明显不当,依法应予以撤销。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  第(二)项  、第(三)项  、第(六)项  的规定,判决撤销被告广东省注册会计师协会于2018年3月7日对原告刘某某作出的粤注协〔2017〕40号《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违规行为处理决定书》。



注:以上内容由郭敬坡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法律快车建议您致电郭敬坡律师咨询。
服务地区:广东 - 广州
手机:180-2234-7618(接听时间:08:30-22:0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短信咨询